新聞中心

美國大學招生舞弊案:砸多少錢能上哈佛耶魯?

pixabay.com

撰文 | 郭 艽 許多多(香港科技大學)

2019年3月12日,美國馬薩諸塞聯邦地區法院聯邦公訴人起訴50人涉嫌以賄賂和欺詐的方式獲取知名大學的錄取。涉案學校包括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等一眾名校。被指控的50人中有33名家長,包括出演《絕望的主婦》并拿下格萊美獎的女演員 Felicity Huffman,《傾聽心靈》的主演 Lori Loughlin,Wynn Resorts 前總裁兼首席運營官、美高梅國際酒店前首席執行官 Gamal Aziz,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 (PIMCO)前首席執行官 Douglas M. Hodge 等演藝圈金融圈名流新貴。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富人特權、招生制度、教育公平等話題在輿論場不斷被討論。

《絕望的主婦》中,Felicity 所飾角色 Lynette 過著令人艷羨的中產階級生活,現實中的Felicity也毫不遜色,以40萬美元的單集片酬站在演藝圈收入金字塔的頂端。涉案高管們收入甚至更高,根據彭博咨詢公司(Bloomberg)數據,美國CEO的平均年薪為1425萬美元。

然而,這些年收入位于前1%的家庭(2015年收入前1%的家庭平均收入為1 ,363,977美元)無法通過富人通道進入美國精英院校。相比于頂級富豪,他們仍然不夠有錢,或者說,不夠有權,不夠有人脈。

《華爾街見聞》的評論一針見血,“在窮人和富人的雙通道名校入學體系下,本次爆出的舞弊案本質上是在維護按照‘游戲規則’入學的那群0.1%富豪的公平正義,屬于富豪階層的內部矛盾,跟窮人無關”。

高等教育:精英階層的再生產

社會分層研究領域有一個經典的研究結論,即高等教育在社會不平等的形成過程中扮演了雙重角色。一方面,作為社會的均衡器(equalizer),它可以幫助那些家庭出身一般的人實現階層的躍升和極大的向上社會流動,從而從整體上降低社會不平等。但另一方面,高等教育,尤其是稀缺的優質高等教育,也逐漸成為權貴階層向下一代傳遞社會經濟地位優勢的中間途徑。權貴子女們更容易憑借優越的家庭背景進入頂尖名校,從而實現精英階層的再生產(reproduction)。

克拉倫登學校畢業生進入《英國名人錄》的幾率

Aaron Reeves 等學者發表在《美國社會學評論》(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上的文章曾對1892-2016年《英國名人錄》(Who’s Who)的入選者進行了分析。這本英國人物傳記字典記錄了對英國社會產生重要影響的人物生平,包括法官、公務員、政治家以及來自學術界、體育界各種領域的知名人士。由于評選完全基于聲望與成就,可以說,入選這本書的人是英國真正的精英群體。

他們的研究指出,伊頓公學、圣保羅等9所克拉倫登學校(注:Clarendon Schools,通常用來指代英國九所頂尖的著名私校。有趣的是這些學校傳統上被稱作“公學”,被稱作英國精英的搖籃)的畢業生入選《英國名人錄》的可能性是其他學校的94倍。

下列圖表顯示,如果一個1847年出生的英國男孩進入了克拉倫登學校的其中一所學校就讀,那么他長大后入選《英國名人錄》的幾率是其他人的274倍;120年后,在1967年出生的英國男孩身上,這個幾率減小到67倍。盡管這9所私校的影響力在近百年已經銳減,但進入其中一所對成功躋身精英群體的影響仍然高得嚇人。那些能就讀克拉倫登學校的男孩子們幾乎個個都出身世家。畢業以后就讀牛津劍橋,繼而進入精英階層,延續家門的榮光,這些對于他們來說似乎是一條康莊大道,得來全不費功夫。這群人在英國有一個特別的稱呼,“the old boy”。

美國四所大學學生父母收入分布(哈佛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格倫代爾社區學院)

美國常青藤院校學生父母收入分布

相似的故事也發生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哈佛大學教授 Raj Chetty 及其合作者的研究發現,70%的哈佛學生來自美國收入前20%的家庭,其中15.4%來自前1%,而家庭收入處于后20%的學生僅占3%。隨后,他們又對常青藤大學 (Ivy-Plus college) 學生家庭收入分布進行了分析,得出相似的結論,家庭收入在全美排到前1%的人就讀常藤校的幾率遠高于家庭收入為后20%的人,前者是后者的77倍。

5分快乐8